次旦央吉:藏民的“最美光明使者”丨最美科技工作者

來源:未知 編輯:渭南科普2021-01-21 09:50
  

“是不是通知錯了?西藏有這么多科技工作者,我怎么會得到這么大的榮譽?”當得知獲得2020年“最美科技工作者”的榮譽時,西藏自治區藏醫院眼科中心主任次旦央吉不敢相信,連連說像做夢一樣。

而事實上,在很多藏族百姓心中,她早就是他們心中的“最美醫生”了。

幾乎跑遍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的冬天寒冷且干燥,太陽9點才升起,氧氣含量更是一年中最低的時候。

下鄉的時候,早晨8點,此時大多數的老鄉還在睡夢中,次旦央吉早早趕到手術室準備當天的第一場手術。

下午結束了手術,次旦央吉又馬上去篩查明天手術的患者。

這是次旦央吉平常的一天。然而對于患者而言,她如同天使一般為他們又重新打開了光明之門。

“妙手回春,醫德高尚,無私奉獻,重見光明”……在次旦央吉工作的眼科科室,墻上掛滿了錦旗。

2000年,次旦央吉在西藏牧區、農區、林區做了三年眼病抽樣性普查。她發現在牧區和農區白內障發病率很高,林區相對低一些。“從這個結論來說,西藏的紫外線是引起白內障主要的原因。”她說。

可是,大量農牧民并不知道白內障可以醫治,甚至不知道自己得了白內障。

如何讓西藏農牧民看眼病不出藏、甚至不出村?從昌都的農家牧戶到青海的玉樹,無論是林芝的察隅還是那曲藏北草原,從南到北、從西向東,次旦央吉幾乎跑遍了整個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行程達18萬公里。

“二十年前下鄉的時候,我們自己背著被子,專門挑放假的時間到學校里臨時搭一個手術室,我們的醫護人員也睡在學校,吃飯自己做。這樣附近的農牧民就能方便到學校里做手術。做完手術,患者就住在我們臨時用教室搭的病房里。條件雖然艱苦,但是最終我們還是把復明的工作做下來了。”次旦央吉說。

次旦央吉在日記中寫道:“沒有戰勝不了的困難,只有戰勝不了困難的人。”

從醫32年以來,僅白內障一種手術她就親自參與完成3萬多例,復明率達99%左右,她成為西藏現代眼科歷史里程碑的人物。

一聲聲“恩吉啦,吐幾切(醫生,謝謝啦)”發自肺腑,一雙雙復明的眼睛璨若星河,是次旦央吉和同事們前行的動力。

守正創新藏醫藥事業是她的崇高使命

出身藏醫世家,守正創新藏醫藥事業,仿佛就是她與生俱來的使命。

“1600多年前,藏醫就有白內障振波手術,但是,我們不能停留在那里,必須要發展。我們運用現代醫學的技術做白內障手術,但是術前、術后、術中治療全有藏醫藥特色,除了手術和檢查之外,全蘊含藏醫藥特色。”次旦央吉說。

為了掌握新知識、新技術、新療法,1997年至2007年,次旦央吉先后4次到尼泊爾眼科中心進修,2010年在上海瑞金醫院、2013年在廣東省汕頭國際眼科中心、2013年在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人民醫院、2015年在北大人民醫院學習或進修……

次旦央吉是西藏眼科研究領域學科帶頭人。2015年,她又有了一個新的身份,她被聘為傳承藏醫藥口述經驗項目專家。

“藏醫藥跟西藥是兩個體系,藏醫藥和中藥有相似的地方,也有獨特之處。我是藏醫出生,在我們祖先努力下藏醫藥有很好的體系,跟西藥相比,它的理念和治療方法是不一樣的,特別是對慢性病有很好的療效。”在次旦央吉看來,“現代醫學在發展,我們藏醫藥也是不能停留在三千年前的理念上,我們要把藏醫藥最先進、最好的部分挖掘出來,跟現代醫學和技術聯合起來。這樣,西藏的患者才能得到最好的診療方法,不耽誤他們最佳的治療時間,不誤診,也不會讓他們走彎路,使他們在最佳的時間里得到最好的治療。”

從醫32年,她堅持學習藏醫學著作和現代醫學理論與實際。她于1990年開展白內障冷凍摘除術及眼瞼內外翻矯正術;1995年開展白內障囊外摘除術及青光小梁切除術+虹膜周切術;2004年開展操作西藏自治區第一臺YAG激光術;2006年開展淚囊鼻腔吻合術;2007年開展西藏自治區第一臺白內障小切口手術;2007年開展斜視矯正術;2010年開展西藏自治區第一臺翼狀胬肉干細胞移植術;2012年開展我區首例角膜全層移植術;2014年開展西藏自治區第一臺超聲乳化白內障和西藏自治區第一臺玻璃體切除手術;2017年開展西藏自治區第一臺眼底激光術……

2018年9月29日,西藏自治區首個眼科中心——西藏自治區眼科中心在西藏自治區藏醫院掛牌成立。新建眼科中心坐落于西藏自治區藏醫院住院部南隅,占地面積1237.5㎡、建筑面積達4056.88㎡,設有門診大廳、驗光配鏡室、小兒眼科、檢查室、藏醫特色治療室、眼科特檢室等功能科室,在2018年年底投入使用。

這是對次旦央吉和團隊奮斗三十多年努力的肯定,為了掛牌,她付出了七年多的時間。

至此,西藏眼科手術開展項目基本上與內地一流眼科醫院無差別,廣大西藏農牧民基本上可以實現看眼病不出藏。

“‘最美科技工作者’這份榮譽應該屬于所有無私奉獻、銳意進取的西藏科技工作者。正是所有西藏科技工作者的共同努力,挖掘藏醫藥精華,與現代醫療技術協作、融合,才能為廣大藏區百姓架起從黑暗到光明的橋梁。”次旦央吉說。


(責任編輯:渭南科普)

吉林11选5和值走势图 北京pk10怎么抓大特 hg视讯 DS真人手机版 澳洲幸运10开奖走势加微 青海快3助手 江西老时时彩开奖 小鹿a重庆时时彩 今晚体彩p3是机号码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免费版下载 双色球江西快3今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og视讯作弊 新疆18选7开奖号码 2021年生肖号码卡图片 秒速飞艇有假吗 互联网彩票政策最新消息 彩票平台注册就送